梁建章:我們需要一個抗疫App
2020-02-06 17:00 肺炎

梁建章:我們需要一個抗疫App

作者:梁建章

過去十多天,抗擊新冠肺炎疫情成為全國的首要任務。這場發端于武漢,波及全國,蔓延到其他國家和地區的疫情,隨著武漢及湖北其它城市封城、全國各地春節假期延長,很多小區和交通設施、公共場所甚至禁止外地人進入。元宵節后,很多雇傭大量外地員工的企業還不知要采取何種隔離措施,才能讓外地員工安全上班。目前中國整個經濟處于半癱瘓狀態,估計每天造成的經濟損失高達千億。如果這種狀態再持續幾個月,很多企業就會垮掉,失業人數急劇上升,經濟會遭受嚴重打擊,也威脅到社會穩定。

但是同時我們也可以看到,其實這次疫情的嚴重程度有很大的地域差異。我在以前的文章中《從美國流感數據看新冠肺炎疫情》中分析過,雖然湖北和武漢的確診人數和死亡率很高,而且湖北的疫情還將持續相當長的一段時間,但是湖北以外的死亡率卻不到千分之二(與美國流感的死亡率相差不大),而且大部分是輸入型。

可見,湖北以外的疫情可控,沒有必要全國各地都與湖北一樣采取封閉管理措施。我們應該分區域來實施不同的防疫措施,在湖北地區不能放松防疫措施的同時,要盡快使得湖北以外人員的出行正?;?。

其實很多國家對這次疫情的防范措施就是分區域的,例如日本只是對過去14天內去過湖北的入境者進行隔離檢疫。國內也有很多城市比較理性地采取只限制近期去過湖北的人的做法。但是究竟如何鑒別這些人有沒有在近期去過湖北呢?現在日本這樣的國家只能通過自通報的方式,有些地區就會擔心有人瞞報。出于這個擔心,很多地方索性把所有外地人都限制了。如果每個地方都采取這樣的“嚴防死守”的做法,那整個經濟就會處于半癱瘓的狀態,這是不可持續的。所以能夠準確鑒定某個人是否去過湖北變得很重要。那樣最近沒有去過湖北的人(包括戶籍是湖北,但在外地打工的人)就可以先恢復工作和出行了。

那么如何鑒別一個人是否在14天內去過湖北呢?在現在的移動互聯網時代,取得一段時間內去過湖北的人員名單并不困難,現在幾大電信運營商就有這樣的數據,可以由某個移動互聯網公司配合幾大運營商,來開發這樣的App軟件來確定需要限制出行人員的名單。當然,這些去過疫區的人員名單和其他用戶隱私數據需要保密,只是用來生成電子通行證和防疫建議。

這個抗疫APP,可以通過電信公司實名認證手機,再比較去過疫區(湖北)的人員名單和患者密切接觸的人員名單,生成出行的“通行證”。政府可以根據疫情的變化,靈活配置所謂的“疫情高發區域”,和通行(或隔離)甚至是否需要戴口罩的規則。目前的主要疫區是湖北,以后還可以根據具體情況再加上其他疫情嚴重的地區(可以城市為單位),并且可以實時更新,如果湖北省內某個城市的疫情大大緩解了,就可以把這個城市排除出疫區名單。

有了這個APP后,就可以讓全國絕大多數的人,可以正常的上班出行。如果能夠精準管理出行的人員,能夠出行的人理論上都是沒有傳染性的,這樣也就可以避免恐慌,甚至于不必戴口罩(這樣口罩就不會短缺了)。最重要的是盡快恢復經濟秩序和社會的正常運轉。而且,有了這個APP認證后,居住在外地的湖北籍人也不會被限制出行。像日本這樣的海外國家也能夠更加有效地區分某個人是否在近期去過湖北。即使是居住在湖北的人,也可以通過在一些指定的隔離區,經過一段觀察期后,由政府部門發放電子通行證。這個App不僅僅是個臨時通行證,還可以用來發布官方的各種抗疫措施等等。具體實現來說,這個APP可以由專業的移動互聯網公司如攜程、騰訊牽頭,聯合電信運營公司共同開發。

綜上所述,面對疫情,我們需要做好長期和病毒作戰的準備,這就需要我們做好分區域精準的控制出行。目前湖北以外一些地方出臺的限制出門、封路封村等手段太過粗糙,而且效率很低,對經濟帶來嚴重的負面影響。如果能夠通過高科技手段來區別控制不同人群的出行和旅行,就能避免不必要的限行和隔離,盡快恢復大部分地區的正常經濟活動。我們需要利用現有的移動互聯網技術和數據做一個抗疫App,來智能地管控和協調出行和抗疫工作。當然像是否去過湖北這樣的隱私數據,除非像現在這樣的非常時期,必須是嚴格禁止的。我們也希望這個抗疫APP能盡快完成歷史使命。

梁建章
文章評價
匿名用戶
發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