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宅”家辦公,騰訊阿里肉搏,遠程辦公風口來了?
2020-02-06 15:44 阿里 騰訊 釘釘 線上辦公

全民“宅”家辦公,騰訊阿里肉搏,遠程辦公風口來了?

作者|  甄祥晴   來源|東四十條資本(ID:DsstCapital)

企業延長春節假期,員工在家辦公一周,令眾多遠程辦公工具火爆起來。

開工第三天,阿里旗下移動辦公應用“釘釘”首次超過微信,躍居蘋果App Store排行榜第一。多家遠程辦公工具公司,整個春節期間一直在加班工作,接連擴容,以此應對流量與業務需求暴增。

資本市場同樣反應強烈。遠程辦公概念股在2月5日盤中大幅拉升,會暢通訊、二六三、三五互聯等A股公司紛紛漲停。一位視頻會議公司創始人告訴投中網,二級市場突然對遠程視頻會議行業十分感興趣,他晚上10點還在與二級市場投資人溝通。

全民在家辦公一周,遠程辦公迎來短暫風口。但當回歸常規工作后,遠程辦公能否成為常態?遠程辦公工具公司能否借此迎來新發展?

流量暴增,全民遠程辦公

疫情背景下,“遠程辦公”搜索指數迅速升溫。百度指數搜索數據顯示,1月28日-2月3日7天,“遠程辦公”搜索指數環比上升521%,“釘釘”的搜索指數整體環比上漲539%,“企業微信”搜索指數整體環比上漲272%。

2月5日,“釘釘”超過微信,在蘋果App Store排行榜連續霸榜兩天。投中網了解到,釘釘曾連續在3日、4日通過阿里云分別緊急擴容1萬臺服務器,以應對群直播和語音視頻會議的流量洪峰。

連續擴容兩萬臺服務器是什么概念?此前,為應對多位明星緋聞時的流量暴增,微博云服務器一次性擴容數量是8000臺。釘釘CTO一粟稱,釘釘已經和阿里云已經成立專項團隊,24小時輪班倒以保障平臺穩定。

遠程辦公工具APP在近一周時間下載量迎來暴漲。以綜合遠程辦公工具為例,七麥數據顯示,釘釘、企業微信、飛書自2月1起日下載量陡然增加,且目前依然未有下降趨勢。

視頻會議SaaS廠商已經接連加班兩周。“幾乎整個春節就沒休息,每天晚上都是忙到十一二點。”袁文輝說,其創辦的云視頻會議公司小魚易連大年三十開始數據瘋長,目前業務量是去年峰值時候幾十倍。

首先涌入的是疫情中溝通與協作需求。袁文輝介紹,通過云視頻,遂寧市政府只用8個小時便搭建起小湯山空中醫院。“發熱定點醫院、衛建委與政府應急管控中心,全部通過云視頻的方式連接在一起,以此進行整體部署、疫情管控與病人調配。”空中醫院建成后,便可遠程會診。

其次、教育、企業同樣需求暴增。教育需求與企業開會不一樣,普通的會議一般是十幾個人一到兩個小時,教育則普遍是幾十人,8-10小時,需要不斷做針對測試。

科創板公司金山辦公業務數據同樣劇增。金山辦公高級開發總監汪大煒說,初一開始,遠程表單、文檔協作服務數量明顯增加,“這個數據目前都沒有一個平穩趨勢,還是一如既往在往上走。”

遠程辦公效果如何?多數公司對遠程辦公作出針對性安排。一家企業培訓公司CEO對投中網稱,遠程辦公會適度降低工作量,但相應地,會更加明確員工做好每天和每周工作目標、計劃。每天早晨匯報前一日工作總結,是否達標,今天的計劃又是什么,以保證遠程交流溝通準確。“畢竟遠程辦公需要更加明確的kpi、計劃、總結報告來約束員工。”

不過,遠程辦公也令互聯網公司出現暫時業務困難,受影響最嚴重的是網約車公司。一家網約車公司CEO對投中網稱,最近兩周業務量下降90%,基本處于半停頓狀況。目前,該公司員工都居家辦公,僅CEO一人在北京,對于何時讓員工回到辦公室暫時還沒有明確時間表,要繼續看疫情發展情況。

對于大多數互聯網公司來說,遠程辦公對產品研發部門影響較小,原本研發團隊就存在遠程辦公與異地協作狀態。但銷售業務部門由于原來工作中需要大量線下會議或見面,目前客戶推進困難。“就算遠程可以解決一部分,也不可能替代完全替代線下見面簽約。”一位軟件銷售公司CEO對投中網表示。

遠程辦公風口來了嗎

遠程辦公并不新鮮,它在國外十分流行。蓋洛普咨詢公司曾在2017年對1.5萬美國人進行的一項調查發現,43%的受訪者表示他們至少有一部分時間在遠程辦公。美國《財政時報》曾報道,22%的公司給一些員工提供全職遠程辦公的薪水,越來越多的企業正在把接受遠程辦公作為招聘和保留人才的一個重點。

中國遠程辦公源于非典。2003年,非典爆發,政府職員收到指令必須在家辦公,正是通過視頻會議完成溝通協調工作。

這一次,全民在家辦公,技術更加先進、工具更加豐富。目前,遠程辦公市場可以分為兩類:一類是綜合協作工具,代表企業是釘釘、企業微信;另一類是垂直領域遠程辦公工具,比如文檔協作工具金山辦公、石墨文檔等,視頻通訊工具Zoom、小魚易連等。

一次全民在家辦公能令遠程辦公市場迎來春天嗎?理論上說,遠程辦公本身沒有太大阻力,主要阻力來自于團隊文化與工作習慣,或者沒有一個外力來推動。

對于遠程工作習慣與傳統工作習慣沖突,汪大煒對投中網舉例稱,鏈接型在線文檔雖然跟實體文件一模一樣,但是用戶在傳遞過程中,很難一時接受這件事。“我們很多用戶覺得鏈接不安全。”他表示,其實鏈接是目前最安全的文檔形式,如果通過一個微信群發文檔,發出之后便不能跟蹤,后續發現文檔泄露也無法追回,但是鏈接型在線文檔發出后,只要創建者把鏈接關掉便能減少泄漏損失。

這次全民強制在家辦公縮短教育用戶過程。“To B 和To C不一樣,教育用戶進度上會慢很多,畢竟公司有很多歷史包袱與辦公習慣。”汪大煒稱,“這次給了我們一次機會,可以讓用戶盡快試用產品,熟悉協同辦公與遠程辦公模式,至少從認識層面上是一次很大的促進。”

袁文輝對后續遠程辦公模式發展更樂觀一些。他所在的視頻會議行業市場規模正在逐年增長。據Frost&Sullivan初步測算,2018年中國視頻會議市場規模約155.6億元,預計至2022年,中國視頻會議市場規模將達到445.7億元。

“疫情過后,某些工作本身并沒有強需求,非得要遠程,可能就回到原有模式。但也有很多人本身用云視頻方式更高效,這次之后就會繼續使用。”袁文輝稱。

實際上,企業主允許更多員工靈活工作也可以節省資金。CNN 2018年曾報道稱,根據全球工作場所分析(Global Workplace Analytics)數據,每家公司每名員工每年可以因此節省1.1萬美元,在物業、營業額和電費等領域節省費用。

目前,市場對遠程辦公前景還算樂觀。東興證券報告顯示,至2017年,全世界已有24%的公司尤其是科技公司采用遠程辦公方式;到2020年,預計約50%的科技公司將會有約29%的員工實現遠程辦公。

今年春節過后的這一周,強制性全民在家辦公成為遠程辦公市場的催化劑。對于企業來說,做好向遠程辦公過渡的準備,適應遠程管理員工成為必修課。對于遠程辦公工具公司來說,降低企業遠程辦公成本,抓住機會服務好用戶則成為今年必須打好的一場戰役。

東四十條資本
文章評價
匿名用戶
發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