渾水VS瑞幸:匿名報告數據的大反轉
2020-02-06 11:32 瑞幸咖啡 渾水

渾水VS瑞幸:匿名報告數據的大反轉

本文來源|楊子超(ID:yangzichaovc)

渾水(Muddy Waters)在2月1日拋出了一份匿名報告,并表示將做空瑞幸咖啡。當時初看這份匿名報告時非常震驚,因為這份報告羅列了一系列的數字:“92個全職和1400個兼職調查員”、“收集了25000多張小票”、“進行了10000小時的門店錄像”等。子超的第一反應就是這份報告真是花了作者好多錢,但為什么要匿名呢,據說這份匿名報告當時發給了很多機構,最終只有渾水發了出來。89頁的匿名報告,子超用最簡單的方式跟大家說一下這份報告的問題,如果之前有論述過相同觀點的文章,將會直接給大家文章借鑒,在此不重復闡述。

匿名報告的數據從震驚到鬧劇

這份報告說雇傭了“92個全職和1400個兼職調查員”來調查這件事情,那么這些調查員調查數據時是否有人充分監督,調查的統計方法是否有效?在公眾號GPLP01的文章《瑞幸做空報告中的1400個兼職,居然是這樣開展調查的》有詳細的截圖和介紹,闡述了這些兼職調查員的調查收集數據工作是多么不靠譜,文中總結這份匿名報告:“雖然獲得的數據結果非?;奶?,作者的表達確是相當嚴謹,不明真相的人們看了,估計都會深信不疑。”子超認為招兼職不要干精細活,否則容易出問題。這份報告數據收集都有很大的問題,后面的分析就意義不大了。

兼職群消息截圖

其實當我們知道了這些數據是如何通過1400個兼職收集上來的時候,那么自然也可以解釋這份報告花了那么多錢為什么要匿名了,因為這些數據的水分很大,如果實名的報告,是需要負法律責任的。另外從統計學的角度看,這些數據證明力非常有限。2月4日,中金公司關于瑞幸咖啡的證券研究報告認為這份匿名沽空指控缺乏有效證據,草根調研數據代表性不足,單店觀察天數和小票等樣本較小,對在店消費的包裝產品適用增值稅稅率理解有誤,關于虛增廣告費用和單店盈利的指控較為主觀。中金還提到了新冠疫情對瑞幸咖啡會造成影響,但屬于短期波動,也就是說中金認為疫情對瑞幸咖啡的影響從長期看問題不大。

中金公司研究報告

子超認為這份匿名報告還存在幸存者偏差(Survivorship bias)的問題,幸存者偏差是指由于取樣時采用了某種篩選方式,而對分析結果產生了影響。由于分析結果忽略了被篩選掉的關鍵信息,導致分析結果偏離了原本應有的正確狀態。這份報告的很多細節就體現了幸存者偏差,以小票舉例:小票的可信度問題?每單客單價到底是多少?因為很多都是對消費者手機的拍攝。取樣的范圍偏差問題?能配合這種方式展現小票的用戶對自己的隱私保護意識不強,文化程度較低,是否屬于低凈值用戶?樣本以偏概全,一般高凈值商品都是線上湊單完成,線下自提以便捷為主,用戶一般不會買太多商品的。

匿名報告中還提到了小票的“跳票”問題,這個問題對于大型的商業公司都會有的,但這并不是為了增加單量,而是為了防止競爭對手對自己商業信息獲取的安全防范。匿名報告的作者可能太希望證明自己的預設結論了,而忽略了基本的商業常識。瑞幸咖啡是一家數據驅動的公司,如何防范自己商業信息不外泄,這是最基本的能力之一。除了防范競爭對手,也是對數據安全的一種保護。瑞幸咖啡對這份匿名報告的回應有一句很重要,“公司在數據管理方面擁有強大的內控系統,以確保自身系統及第三方合作伙伴系統中數據的完整性和一致性。”這說明瑞幸咖啡有第三方支付系統的數據支持,間接表達了自己的數據沒問題。

多家投資機構力挺瑞幸咖啡

同樣喜歡做空別人家股票的對沖基金香櫞資本(Citron Capital)則認為利空消息過后瑞幸咖啡股價或將翻倍。香櫞資本的管理合伙人Andrew Left表示,在對瑞幸咖啡的業務進行分析、與利益相關者和競爭對手進行商討并查看該公司付款數據之后,他決定持有瑞幸咖啡頭寸。Left稱:“我認為看空報告是不正確的。”

香櫞資本發聲

Needham在周二的一份報告中表示,由于冠狀病毒的傳播,關閉門店等措施限制了瑞幸咖啡第一季度的業績。盡管如此,該公司仍將瑞幸咖啡的目標價格從27美元上調至40美元,理由是對該公司“新的無人零售和茶葉伙伴計劃”感到樂觀。國內外多家知名機構的先后力挺,這份匿名報告反而幫助瑞幸咖啡受到更多機構的關注。

Needham報告

受疫情影響,瑞幸咖啡最近被迫暫時關閉了位于武漢的約200家門店。子超也認為瑞幸咖啡現在最大的問題是受疫情影響的問題,這不僅僅是瑞幸咖啡的問題,也是所有電商和新零售所面臨的問題。這種突發性黑天鵝事件,對于任何一個公司都是非常頭疼的大事。在疫情面前,瑞幸咖啡能做的就是活下來,當然相對于傳統的咖啡零售模式,瑞幸咖啡的自提模式更安全,減少了人們在傳統咖啡館排隊和交流的互動,相對于疫情過后的一段時間,更符合消費者購買咖啡的場景需求。另一方面,從2003年的非典,讓人們更喜歡線上購物,而此次疫情,將進一步推動外賣的新零售場景,對于瑞幸咖啡來說,這也是一次彎道超車的機會。

回過頭來再看渾水發布這份匿名報告的時機,本質上還是希望通過中國的這次疫情,來投機一把,可是誰想到各大機構都不買賬。子超覺得當下信息已經是非常透明的時代了,想通過簡單地出一份粗糙的還是匿名的報告來做空一個企業的時代已經過去了。中國的企業也更加健康和自信,很多時候不了解中國當下的國情,很難去思考新一代的商業模式,比如中國的移動支付系統,就比美國強太多,而且在中國的普及度極高。包括中國的外賣和跑腿業務,消費者一旦習慣了不排隊,就很難再回到排隊的場景。消費者一旦習慣了吃外賣,就很難再選擇出門一個人吃飯,如今出門吃飯的場景反而成了特定人群聚會的場景。

瑞幸咖啡更受年輕人喜歡

在《瑞幸咖啡是什么?》文中,子超就預測了未來將會發布更為廣泛的B端場景的自助咖啡機服務。隨后在今年的1月8日,瑞幸咖啡公布了瑞幸咖啡直營門店數達4507家,成為中國最大的咖啡連鎖品牌。同時宣布進軍智能無人零售領域,推出自己的無人咖啡機“瑞即購”和無人零售機“瑞劃算”。有人說在無人零售領域已經橫尸遍野了,瑞幸咖啡此時推出真會講故事。其實這里面有三個有力的條件大家并沒有注意到,第一個是瑞幸咖啡創始團隊非常強大,都是連續創業者,相對于管理租車來說,經營連鎖店屬于降維攻擊;第二個是瑞幸咖啡全國已經有4507家直營門店了,所以供應鏈是非常有優勢的;第三個是瑞幸咖啡的品牌優勢。

瑞幸咖啡創始人&CEO 錢治亞

尤其是品牌優勢,在年輕人心目中,咖啡和茶飲其實都不重要,年輕人選擇瑞幸咖啡,主要還是因為這個品牌是一種潮流,尤其在中國新國貨潮流崛起的當下。瑞幸咖啡樹立的品牌和文化更受年輕人喜歡,就像中國李寧一樣,而這樣的優勢會在二三線市場釋放長尾的勢能。最好的產品是習慣的養成,有時候子超會在半夜想吃瑞幸堅果系列的榴蓮腰果,而無人零售機“瑞劃算”正好能夠滿足。這正是瑞幸咖啡的品牌愿景,“從咖啡開始,讓瑞幸成為人們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一個企業是否有價值,本質上還是消費者們說了算,如果這次的匿名報告能夠多了解一下宅文化,多問一問大家為什么消費瑞幸咖啡,也不會鬧出這么多笑話。

公眾號作者半佛仙人說他很喜歡瑞幸這家公司,因為他們燒西方資本主義的錢(割資本主義韭菜)請我們中國消費者喝便宜優質的咖啡和奶茶,從消費者的角度而言,這是一家接近完美的公司,他們沒有坑任何消費者。大家是否同意半佛仙人的觀點?今天瑞幸咖啡的股價已經開始回升,看來西方資本主義還是很認可這個神奇的模式的。

楊子超
文章評價
匿名用戶
發布